司马光砸缸

如果你有幸记着

那便是最好的保留

长大追女孩子可以

但不能死缠烂打

今晚冷饮店有位常驻歌手 推门进去被一首首粤语情歌震耳..
我戴着耳机也抵挡不了他家的设备

声量蛮大 我承受不住 点完饮品 我拍了拍肩 能不能也让我学习一下

然后 我只会这一首  店不大 男女平衡

废功力的一首歌 吉他清唱

........

我特别陶醉   你知道吧 学唱歌是需要情感寄托的

嗯 拍照 录像 唱完 余音落地感觉掌声似毛主席开庆国大典演讲完那般声声作响..

然而..这些只是脑补中的画面不真实   未完待续

有人想砍了我 要叩山鸡 字陈小春 常居HG

悦耳的歌不能听太久,会腻.

喜欢的人要继续喜欢,兴许会爱上.

我对知识的萃取比孤独要强大

求知欲让我腾不出时间去享受寂寞

我发现是一位急功近利的人,庆幸是自己找到它的所在处.

热而,我很好奇自己用某种方式来去迎合它的弱处

可能,这是一段有些有点的漫长马拉松.

学习屎我开心

作了个善良梦 初恋给我裹脚穿和服 而我却不由自主的

享受着那一刻她带给我的温柔与体贴

快裹好时 我才把被子往她肩上披 生怕着凉 努力回想着这个梦

我被这个梦拉回最为脆弱的心里位置 只是没想到一个梦 
的内容魔力之大 我坐在床中间冥想梦的细节缠绕 它太美妙以至于我拼尽全力想保护它的存在感 

这一刻 此刻 对她的禁锢 一并然轰然开来 是想念 情怀 感觉这些词语不足形容那样的感悟感觉

天空的视野逐渐看得见
可能我躺下去会继续回味那个梦 风扇打吹着风 我坐床头 我不能开灯也不敢开 就害怕灯光把这个梦的内容照灭

是否 我和你还会有擦肩而过的可能 是否 我对你还能有当初的眷恋 是否与是否..

     ‘像你爱ta一样爱你 
   记忆很短暂回忆狠蕴含 
  曾经 I love you so much

方言‘草果’

黑 白 各两种 白的为豆腐花

20:03分 我的正前方宏亮的陨落一颗流星

我盯完邪乎的下意识双手合并许了一个愿

它是至今见过最完整 明亮的 最近距离的

感觉流星总在身旁围绕着我

一块烂泥重新拿捏还是能够勉强扶墙的

对 形容的就是自己

三个人的容貌 汇聚成一个人的个性成长阶段

忽然整个人失去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