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戏即正义

如果你有幸记着,那便是最好的保留

肥妹从後面拍了我肩膀,我疙瘩了一下..递给了一颗白兔奶糖.

卓林的演出怕是赶不了场..

有人说我不像中国人,像日本人!


北方女孩当着它的面讲它“你好丑”..

对这个城市印象越一般..

每个周末总有十几只不同的手来拔草..人类到底想干嘛鸭?

一不小心又要到睡觉的时刻..


在路上被北方女生多看几眼还是挺满意的哈哈


我妹今晚跟我说..

那些时候的北平

以一身广式打扮来到北方,大哥我在广东不穿棉袄好些年了。


大哥于是体验了一把冰镇广仔..


北京人儿热情,主动.  北京的小学教育也开了一眼,五岁可能不到的毛女孩无论从思路上、言语边缘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我还是太喜欢下午公交上这个小姑凉了..哥哥我好想跟你一块儿学习成长阿....


公交上大多是老人家,说日本、韩国是步入老龄化的先行者;北京或许也逐渐依靠在其中吧.


父母大多时间花在了工作岗位上,于是老人们就有了和孙女孙儿一块儿重新初成长..


北京的街道也许除了在街边摊上有的闹热其余人来人往地人们啊....


现在是凌晨五点零几分,我打算拿起洗漱用品去刷个牙提提牙神;首先我要佩服能在火车上睡着并且打出呼噜的大哥,你永远是我榜样的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