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花生

新代人,未懂古代情

你能走了

原始的土地站着一个不原始的人

不知道程璧现在正做些什么..

读着三连生活周刊,徒手撑着脑袋望向窗外

幻想她在演出的模样

辟凉咖啡屋

往来稀疏

只有我坐在外面静静观赏着它带给的存在感


六月二十三•雨不停

坐28回想去的地方在一个站中一对爷孙女上了车阳光的六年级女孩

'爷爷问她考试怎么样,英语九十六就有了,查过了美术语文数学八十五以上是有了的吧

她说:以前都没那么高的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下周二考完就解放了

前几天有一道题我做到了凌晨一点多才完成的

班里那个前些日子弄伤我眼睛混蛋是班级成绩最笨最蠢的一个,没事总玩弄我们'

小姑娘言词犀利透露着流行用语

她的学习态度正是如今我所仰望的吧~

雨不停敲打车窗似乎司机改变了往常的行驶路线可能与下雨天有关

恰似因为变了路线我才有幸遇见"夏记烧饼"

一个薄的饼六个铜板的确有些昂贵不加肉馅只要四个,可能大概是房租的原由吧!!

真的狠棒!!因为我一个人所以只买了一个

'假如陪女朋友的话我想晚餐就坐在店门口互相对视啃着它也是一种落寞的高兴〃

撑着伞湿着凡客布鞋迈起脚躲着积雨鞋仍然变得水色承承..

行步到交通路口刚好吃完嘴里依然回味着第一回吃见这类烧饼,棒棒的....

往东站方向走,快到红绿灯区时不远处一对男与女正小跑着往红绿灯路口..女生拿着网状型围巾披着挡雨,她和他停下脚步冒着中雨等待着绿灯没什么车的路口

我离她与他越来越近我不由自主的迈向中间男生回过头笑着说谢谢女生随后也是
一把撑着一个人的小伞硬是遮了三个九零后..我们笑着谈话....我问着你们的伞呢?

男生说:LA在乌镇了..当时差点笑出了声

我接问:你是哪儿的?安徽的 你呢?广东的

他和她问我是在哪读大学,我撒了个谎

我是高三毕业生

女生的质疑表情让我看出了她的疑惑

〃刚开始他说了句广西我就说你是广西的阿他说你是广西的啊 我是广东的 我以为你是广西的"

女生有意回过头说你去过西湖了没?

我说还没有,为什么?我喜欢有阳光的西湖

她反驳道,下雨断桥才更美阿..

戴着中宽款眼镜的女生不是那么瘦又显的有些瘦

估摸着她和他应该是大学四或三年级的学生

几百多米的路我们有说有笑..

我指了自行车亭的方向可以到那边躲躲雨

我便去取票,我后悔的举动不应该去取票

到若大的取票窗一排长对

我急忙跑回去自行车亭看看还能不能见到她俩,想跟她和他交换联系方式..

我在哪徘徊了接近两个小时左找又寻,期盼着还能再见一面像丢失了一枚定情信物般的追寻着踪迹....

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对这些缘分相遇的同时代人有很大一种认识他她们的冲动..

我们行走在不同的理想,述说着相似的城府

欲来越想不同省份的她们,或是他们的习俗日常也许是地域性格差异

我一直想走出外省去认知异样的眼光

                   临近雨的夜幕缓慢降临

那一对恰似瘦瘦高个儿与十五六岁的姑娘走过我的视觉

妹子脸上严酷不屑却好看动人..

后来模糊的拍摄留念

      
            ......................

晚上从民宿洗漱完略带着困意出去觅食

一路上都不忘是否还能见到‘’他和她‘’

       重庆小面

端上来我不禁用勺子舀了一小勺喝了

恩~嚎嚎浓郁..

食完外面就剩些弱小的雨花..

在前往住宿的十路口偶然看见一对双胞胎妹姐拉着旅行箱挎着肩包
一只 俩只 三只 四只 五只五头宠物狗

好奇心涌上心头一路追随试问用不用帮忙

我问平常话题为什么养这么多,她说如果不养它们怎么办

她们瞧起来也就小我一二岁,直至她们入住酒店门口跟值班的人商量能不能也把它们带进去

最后入住,我才撑着伞离开

    笔

     
        Lihongsheng

六月二十三•风雨交织

早晨七点多步行公交站和一群陌路人站等我的28开往植物园的车

迷迷糊糊的眼睛一夜未眠,在老人专坐上头低手臂肆意能否打会儿吨

半程中一对活泼恩爱老年夫妇上了车,那时我在车上颤抖着眯眼养神全无睡意、周围人交流声让我抬了头,让了座 老先生似乎明白我的困意急忙说你坐你坐,我站了起来

前座后座才是属于他她们俩的.

到站步行几千米到了一处景点寻觅了一个茶凉亭,时间有些早没人便把旅行包放在玻璃桌靠着睡了..一切都那么不尽我意,稍有动静便睁开眼查看可能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欲望.

一位活力开朗的老先生向我打听了我

一听我从广东来,感觉导游模式立即开启

向我讲解推荐周围的去处,康熙当年在这提了十首诗被立成碑后来只剩一块儿

述说了他到哪去过,泰国、马来西亚、新加波、日本、他称赞最多的是泰国便拿出一台小小记录机子展示他的各种合影,了无困意的我微笑的观察他给我的讲解与展示、他夸了我五官和身高体型,还赠送了我还能长三厘米的话语.我说:已经一米七二、三了还能再长嘛?

他让我握着他的手猜是干嘛的?

嗯、厚实光滑,我摇了一头

噢~医生阿!!!

忽然对这老头子诠释了他的知识用语

继续按着记录机给我瞧了他爸爸的照片

看着狠有民国文化的打扮,戴着圆眼镜身着西装头发润滑

嗯,是那时候的复旦大学教授

各种上流社会标签

不是明显自豪的讲着他女儿考上上海读戏曲学院的

我保持惊讶微笑的表情~

带着我去看荷花讲解荷塘里的几种不同的颜色荷花,说着那些抬着大师级的摄影师在拍什么,我说🌸、是鸟 等那些鸟 我说麻雀,差点笑不死他,是另一种🐦~

他的略大嗓门招来了各种人群的回望,我只能靠近聆听..

一切之后,我继续原路返步行前往浙大附中的图书馆

那是另一个我想安安静静瞌睡的栖息地

不大,环境比广州图书馆要好的多

看着一个靠窗的位置顺走带着上次没阅读完的哲学课本

头一回阅读哲学属于那种一见钟情的心理了

旁边有几位敲打着苹果电脑或手机的大学生我便假装翻开几页喵了几分钟

眼睛模糊的看不清就摊上木桌上

一个多时辰过去,醒来拉开包里玻璃杯去水箱打了半瓶温开水这水箱有点高科技旁边的
姑娘我说这怎么弄,嘛呀!!不鸟人 噢~你可能是聋哑人是按着提示弄两回才懂

呆了两个钟,旁边的整理人员搬来了或整理有些新书
中国建筑防水 中国建材科技 中国建材 中国水利 交通世界 摩托技术 汽车工业研究  水利水电技术 水资源保护 交通与港航 现代舰船 混凝土世界 暖通空调 智能建筑 小城镇建设 风景园林 时代建筑....

"好想把它们都偷搬回家"








她说,李泓笙该交作业了

没听懂?

那我滚一个你看看

轻奏尤克里里
与女友乘坐于荒凉顶空岩石旁
或是俯瞰远处升起的炊烟瓦屋与密林
左右杉叶随淡风摇摆
我或清唱

跑完步双肩和头部冒出无形的蒸汽

我可以五秒钟喜欢上一个人

一个月三分之一忘记她的短暂存在